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健康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七十二章 完美无暇,无懈可击

发布时间:2019-09-26 02:15:38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七十二章 完美无暇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七十二章 完美无暇,无懈可击

,无懈可击

卢卡原本觉得,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

与莱昂那个临时伪装不同,那个只是要糊弄住暮光岛的港务官,一旦离港,就不再需要了。毕竟莱昂不是全海域通缉的要犯,限制离岛的命令也只是少数几个人知道。

酒保兼职看守的弗兰克虽然知道这些人会改变外貌,又说不清他们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再加上之前几天,卢卡让大家轮流顶着和莱昂相似的脸,在镇上各处乱转,港务官被各种报告搞得头大了几圈,根本分不清处哪个是真消息哪个是假情报。

因此,随随便便弄个不一样的外貌,没费什么周折,新海平线号就顺利的载满了货物和乘客,离港出航。

卢卡自己的伪装就不能这么敷衍了。航向长弓岛大概需要十天,这十天里,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同行旅客的视线之中,要是今天白脸明天黑脸,总不能对那些八卦的家伙解释自己这是晒黑的吧?

他特意给自己设计了一番:不能引人瞩目,一定要平常的相貌,普通的身材,加上调的衣着。卢卡打定主意,除了每天晚上去莱昂的船长室学习商贸常识,自己绝不出船舱一步。

不过仅仅在第二天,他的完美伪装就出现了一丝破绽。

“你们知道那个住在单人舱的乘客不?”客舱走廊上,一个五十多岁的肥胖大妈叫住了几个乘客。

“你是说那个基本不出门的年轻人吧?”一个稍瘦的女人说道。

“我也注意到了,那家伙连饭都是让船员送到船舱里去吃的。”说话的是这个八卦小团队中的一个男人,四十多岁,油光满面。

“你们说,不会是什么大人物吧?”开始的胖女人神秘兮兮的说。

“我看不像,他那身衣服一看就是便宜货。”身材稍瘦的女人否定了她。

“难道是什么逃犯?”中年男人开始往不好的方面联想。

“那也不可能吧,出航的时候港务官不是见过他吗?”一个三十岁左右,脸上画着浓妆的少妇摇了摇头。

“嗯,我也记得,港务官好像还跟他很亲热来着。”为了让新海平线号尽早出航,卢卡塞了五十银币呢,能不亲热吗?

“难道说,他是什么贵族的私生子?”胖女人的猜测歪向了另一个不靠谱的方向。

“有道理,要不他怎么能穿的这么一般,住这么好的船舱呢?这船舱一定是他爹给他定的。”少妇表示赞同。

站在走廊拐角后,刚刚走出舱门,仅仅与他们几步之遥的卢卡由衷感叹这些八卦高手的想象力。几句话之后,自己就变成一个大贵族家的血脉,即将继承爵位的私生子了。

还是让这种传言就此打住吧,这可和他之前设想的伪装身份相去甚远,贵族私生子?要真承认了这个身份,估计两天之内就会被其他乘客揭穿。

之前的一时疏忽,贪图舒适住进了这个舱,怎么才能把这件事解释通呢?卢卡忽然想起了暮光镇商业区,那些街道上到处都是的广告。

他轻轻咳嗽一声,走出拐角。

“哎呀,阁下您出来了。”胖女人赶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殷勤的迎了上来。

得,都称呼阁下了。卢卡听着这称呼,感觉一阵尴尬。

“您这是要去哪儿啊?”少妇满脸笑容也凑了过来。

“我去吃饭,晚饭时间不是到了吗?”卢卡赶紧快走两步,避免被她脸上掉下来的粉砸伤。

“我们也去,一起去吃!”中年男人也跟了上来。

找个什么由头说清我不是贵族呢?卢卡一边走一边琢磨,人家私下交谈的事,又没跟自己明说,总不能直接喊一声:注意啦,注意啦,本人不是贵族,没有爵位也没有财产要继承!

来到餐厅落座,卢卡有了主意。

他要了一份的套餐,不仅一点不嫌弃,还吃的一干二净。

浓妆少妇不禁皱起了眉,忍不住问道:“阁下,您吃这个没问题吗?”

“什么阁下啊?你们弄错了吧?我又不是什么贵族老爷。”你们发问我就好说了,卢卡心想。

“不是贵族?那您怎么会住在一号船舱啊?”瘦女人好奇的问道。

“这个呀,我前几天买了张彩票嘛,中了一个长弓岛旅游大奖,就在商业区二号街上那个彩票摊买的。”哪有什么旅游大奖,不过那条街上有不少彩票摊位倒是真的。

“哦,我好像也看到过。你运气不错。”胖女人一脸的大失所望,称呼也从尊称的“您”改成了“你”。

“我就说你们这些女人瞎说吧?说起来,小兄弟你是干什么的?”中年男人的晚饭已经送来,现在端着盘子离开显然太不礼貌,也就随便聊上两句。

“我是杂货店的学徒,二号街‘金光闪闪杂货店’的。”听名字也知道,那是金牙的店铺。

“哦。”听到这个身份,那几位连继续和他聊天的心思都没了,随便点了下头。

不再搭理卢卡,这几位一边吃,一边把话题转向了别处。

“你们不觉得担心吗?”胖女人忽然发问。

“担心什么?”中年男人嘴里塞满食物,含混不清的说道。

“听说去长弓岛这趟的航线可不怎么太平,听说好几艘黑帆的船在这边呢!”瘦女人似乎也听到了一些消息。

“来这边?黑帆不是一直在南边那一带祸害吗?怎么会跑到这边来?这边的航线可是经常有海军巡逻呢!”浓妆少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我一个在雷顿岛警卫队的表弟跟我说啊,南边不是有个新出来的海盗吗?叫红什么的,大概是黑帆的地盘被抢了吧,所以就挤到这边来了。”胖女人肯定的说道。

这里还有我的事哪?卢卡刚喝到嘴里一口水,差点全部灌进气管去。

中年男人转身拍了两下他的背,笑着说道:“小兄弟,你不用担心!反正就算海盗来了,看你这一身也没什么可抢的!”

浓妆少妇一脸嘲讽,“咯咯”的笑出了声,冷不防后脑一只翅膀扇了过来。

脸上的粉掉在面前的汤碗里,都快成一盆水泥了。

“船长叫你!船长叫你!”闭嘴模仿着一般鹦鹉的语气,又扇了她一翅膀。

郴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郴州治疗卵巢炎方法
郴州治疗卵巢炎费用
郴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郴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