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游戏

有人问我六小龄童是谁有人问我饭否是啥来看

发布时间:2019-03-21 13:38:36

题图:“7.23动车事故”现场,铁道部在救援现场组织挖坑,将列车车头及零散部件放入坑中,就地掩埋。

百度血吧的丑闻才过去没多久,

有人问我六小龄童是谁有人问我饭否是啥来看

上周才刚刚到 Facebook 发完表情包,本周这两件事似乎就已经不新鲜了——互联是多么健忘啊。所以当我们的在文章中回溯四年前郭德纲和腾讯的恩怨时,这篇《从郭德纲为何没有公众号说起》立刻登上了虎嗅热文榜。看了这篇文章以及读者评论之后,不仅复习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老话,还发现许多评论的用户都太讨厌腾讯了。建议有兴趣的朋友,到虎嗅的群组里去讨论一下,为什么会讨厌腾讯。

我不讨厌腾讯,因为完全不玩腾讯旗下的游戏,也很少用。所以更准确地说是,腾讯和我没有直接关系——当然,因为工作关系,我密切关注腾讯一些侵犯用户隐私的做法。

讨厌腾讯这只“企鹅”的用户,不知道对“美猴王”的印象如何?这个话题的跳度有点大,因为下面要说的是上周热文榜的另一篇文章《六小龄童春晚节目被毙惹众怒,我们为何如此在意这位大圣?》。我对“美猴王”的全部记忆,仅限于上学时读的《西游记》,当时的感慨是,作者实在太能写诗了。看了电视剧之后,的触动是面向大众的影视作品竟然和原著可以有如此大的不同。

六小龄童和春晚的事情,在我个人看来,还是源于部分观众对春晚有期待。有期待,才会有失望,有失望,才会有愤怒。我是一个早就对春晚没期待,而且有十几年没看春晚的人。如果想在猴年看六小龄童,我愿意花时间去重温他在《西游记》里的演出。但是上春晚这件事,要不就算了吧。春晚是毁人不倦的,看看郭德纲在春晚的演出⋯⋯

郭德纲上春晚那次,已经是过去时,同样是过去时的,还有张小龙在饭否不为人知的帐号。这一篇《深夜围观创始人张小龙尘封已久的饭否账号》,迅猛登上虎嗅一周热文榜。我并没有仔细看这篇文章,大致浏览一番,发现张小龙有几条饭否发得有趣:

凡是有老板参加的会议就拼命发言的人,凡是有抄送老板的邮件就拼命回复的人,直接炒掉根本不会影响任何业绩,而且团队的开心度上升了。

微博和饭否都是蒙太奇,但微博的镜头太过花哨和表演,饭否更纪实。

开复竟然写了本《微博改变一切》的书。我很佩服他竟然能就微博写出那么厚一本书出来。

虽然我没办法像李开复那样就微博写一本厚书出来,但是虎嗅美女 @嘎嘣脆脆 梳理小米被罚款、吹牛逼事迹的文章,同样可以轻松登上一周热文榜。基于北京工商局公布的处罚信息以及公开报道,小米因为虚假宣传被罚款共有四起,并且主要集中在2013年下半年和2014年初,之后便很少被提及。

互联或许是健忘的,但消费者并不是。公司厂商——或早或晚——终将为其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世事皆如此。

与此同时,我们仍旧不断看到新瓶装旧酒又故弄玄虚的东西。其实我们不需要看懂什么咪蒙,更不需要看懂什么papi酱,并没有什么新鲜事。

不要因为互联让自己变得健忘。

文中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