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法律

火焰传奇 第六百六十二章 事出突然

发布时间:2020-01-17 20:24:32

火焰传奇 第六百六十二章 事出突然

突然追出去的阿修罗,沒有给凌娅半点反应的时间,待到凌娅意识到什么的时候,阿修罗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唯有阿修罗留下的幽火界碑,此时正安静的悬浮在凌娅的身边,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是修罗的族人吗。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啊。”

凌娅默默的看着门外的夜幕,心中不禁暗自担忧了起來,虽然阿修罗跟凌娅也提及过自己的真正出身背景,但是却并沒有详细的给凌娅解释过猎人族的历史所作所为。

夜幕虽然刚刚降临,但是不知为什么今晚的夜格外的深邃,天空上甚至连一点儿月光星芒都沒有,故此给予了今晚一种别样的肃杀气氛。

虽然阿修罗已经感应到了那股气息也开始了高速移动,但是阿修罗已经紧紧的跟上了那股气息,追上去也只是个时间的问題,而同时阿修罗也察觉出了这股气息的主人身份了,那种源自于同根同源的气息让阿修罗本能的感觉到一种亲切感,尤其是在这股气息的深处,更是弥漫着一种异样的契合感,引得阿修罗的紫金狩猎纹血脉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不会有错的,是猎难的气息。”

在确定了这股气息的主人身份之后,阿修罗瞬间运转体内火源力,绚烂的火焰骤然间从阿修罗的后背处翻卷而出,并且快速的组合成了一对宽大绚丽的火焰羽翼。

阿修罗自从晋升五阶以來,就很少动用火焰羽翼來辅助飞行了,原因则是因为修为达到五阶之后,操炎术士就已经能够凭借自身的体力,就像跑步行走那样就已经可以做到凭空飞行了,不用再像四阶的时候耗费火源力翱翔了,然而但凡当阿修罗再次动用火焰羽翼的时候,那么无疑就是意味着有着十万火急的事情发生了。

咻~咻。

果然,在火焰羽翼的辅助下,阿修罗此时就像是一个火焰流星一样,高速的划过一片丛林,就像是一道火线闪过一样迅捷。

“猎难。”

只是少许的功夫,阿修罗就已经看到了在前方那一片漆黑当中,有着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黑夜中高速的穿梭,当十字封瞳悄然动用之后,异样的视野当即呈现,瞬间就令阿修罗锁定了前方的那个身影。

他來这里做什么。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吗。按照猎人族一贯的行事风格,像他这种级别的族人,不该轻易出族才是的,他修为那么强,怎么会让我察觉到他呢。

想到这一连串的疑问后,突然阿修罗心中猛然一惊。

是啊,依照猎人族一贯的行事风格,既然猎难他都敢暗中潜进火焰灵修学院,就已经说明了他是何等的自信,而在这自信的背后自然就是他赖以生存的身手了,常理來讲是不会让自己察觉到的,而能解释现在这种状况的就只有一种可能。

“他故意引我來这里的。。”

想到这些,阿修罗高速驰骋的身形不禁微微一滞,下意识的便散去了背后的火焰羽翼,整体的速度骤然间便减弱了下來。

“哼,才发现吗。”

一直闷头逃遁的猎难在察觉到阿修罗速度猛然下降之后,一抹微笑旋即展现了出來。

“发现的太晚了。”

说着,猎难的身体一扭,双脚重重的踏在了前方的一株树的树干之上,只见他双腿一屈继而猛然一弹,整个人瞬间加速,朝着相反的方向暴掠而去。

瞬间,只是瞬间的功夫,猎难就冲到了阿修罗的面前,猛然一惊的阿修罗,來不及躲闪,就被猎难凌空的一记鞭腿,狠狠地扫中了腰际部位,整个人闷哼一声,旋即撞在了一旁的一株大树之上,巨大的冲击力让阿修罗一把将大树撞的爆碎开來,整个人也狼狈的滚落在了地面之上。

“你的反应还是这么的迟钝。如果我是一头取你性命的猛兽的话,那么就在刚才你的性命就已经沒了。”

长相和阿修罗有这八成相像的猎难,不管是面部表情还是说话的语气,依旧还是充满了冷漠,他居高临下的站在一棵大树的枝干上,双臂抱于胸前,就这么冷冷的注视着慢慢从地面上站起身來的阿修罗。

起身站好的阿修罗,很显然并沒有从刚刚猎难的那一腿上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同样冰冷的眼神直接笼罩住了猎难。

二人都不是傻子,就冲着刚刚猎难的那一番话,阿修罗就已经断定了猎难这一次突然现身在火焰灵修学院,其目的一定是冲着阿修罗來的,而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执行什么暗杀任务的,一定是有着让人意想不到的目的。

“你來这里干什么。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是说你已经嫌自己命长了。”

对于这个突然冒出來的至亲人,阿修罗依旧还是感觉是那么的虚幻,所谓的兄长想來在阿修罗的概念里边,是从來沒有出现过的一个词语,同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见到这个和自己长相如此相似的脸,阿修罗的心里便就猛然生出一种强烈的无名火。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猎难放下手臂回答说道:“你在人类这里过的蛮不错的嘛,在受到层层庇护的同时,还享受着软玉温香美人在怀,哼,希望人类的这种浮华的生活沒有磨灭掉你的血性。”

听着猎难的话,阿修罗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眼神旋即一凛,十字瞳孔为之收缩,变得更加的锐利起來。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费尽心思的把我引到这里,该不会是让我听你是如何羡慕我现在的生活吧。”

“放屁。我只是在给你提醒而已,跟人类相处时间长了,免的你忘记了自己到底什么身份。”

闻言,阿修罗眉头不禁皱的更深了,再次追问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來是想告诉你,你不要去参加那个什么证道大会。”

听到猎难忽然提及到证道大会后,阿修罗眉头骤然舒展开來,仅仅瞬间过后,阿修罗神色一变,冷冷的追问说道:“为什么。你们难道想在证道大会上捣什么鬼不成。不过我奉劝你们不要有什么坏心思,到时候证道大会上会聚集起全大陆的高手,我丝毫不怀疑如果你们真的想在证道大会上动什么手的话,那么你们猎人族一定会遭受到毁灭性打击的。”

关于这一点,阿修罗是有着十足信心的,虽然阿修罗并沒有参加过,但是仅从火焰灵修学院派遣队伍的带队人的身份,就已经能够知道这种盛会的规格是有多么的高了,想來到那个时候,类似于迦楼罗院长这种修为的大能一定会很多,所以阿修罗不认为猎人族能够在那个时候掀起什么风浪來。

而听到阿修罗的反驳之后,猎难显得很生气,愤然说道:“冥顽不灵的家伙,你到底有沒有在听我说的话,这可是为了你好。”

“不对。”

在听到猎难的再三告诫后,阿修罗忽然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说道:“上次在北冥的时候,你们还恨不得杀了我而后快呢,现在怎么反而担忧起我的安全來了。”

事出反常即为妖,阿修罗不得不对猎难的话和行为而慎重思量了起來。

...

天津有哪些功能检查科医院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电话多少
贵阳癫痫病医院有多少家
上海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河南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