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法律

绝世邪君 第二百零八章 丹成_1

发布时间:2020-01-17 15:25:34

绝世邪君 第二百零八章 丹成

()

七日,眨眼即过。(百度搜7书7qishu.)

七天前,秦石就和枫说他要离开。

当知道秦石要离开,枫是各种不同意,说什么要让他留下来。

但这次,秦石并没有答应,毕竟他有事在身,已经耽搁不少的时间,不能在耽误下去。

秦家在荒镇,三个月已经让他有些不安。

见拦不住秦石,枫只能无奈的摇下头,之后这七天的时间,家几乎每天都是宴席酒桌,算是给秦石送行。

秦石倒也豪爽,七天几乎每天都是酒醉,没有靠灵力故意封锁腹腔,任由酒精充盈在他们的血脉中,导致每晚都头晕目眩。

他同样舍不得这群人,家的诸位是真心对他好,特别是枫,自从雪娴离开,就将他当亲儿子一样。

……

清晨一早。

眼看要告别,秦石走出家门口。

家大小老少,几乎全都出来给他送行,就连和他有过仇恨的轩和海竹也一样,自从和魏家的事后,几人的矛盾就已经化解。

“石头……我知道你终归是这翱翔天际的龙,我小小的家留不住你……但你记住,家永远是你第二个家!”走到门口,枫很认真的对秦石说句。

望着衰老的枫。

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枫真的老了太多。

秦石深吸口气,冲着枫鞠上一躬:“枫前辈,我会永远记着,这里是我秦石的第二个家,下次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带着雪娴一同回来!”

身躯一颤,枫老泪横流:“好样得!”

一鸣,金鑫,一一上前和秦石告别。

海青因为秦石要走,一夜没有合眼,两人在家关系。

他走上前,狠狠的抱住秦石:“找到大小姐,好好待她!”

“别矫情,我会回来得!”

秦石眼睛有些发红,但他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好男儿志在四方,这个道理他明白,所以和诸人告别后,他深吸口气,朝西城的炼药师协会前进。

离开家,他的心有些沉重。

毕竟他是人,人就会有情有义,在家这两个月,真的让他感觉到很轻松,不像离火宗那样尔虞我诈的虚伪。

嗖!

但这沉重的气氛,突然被人打破。

只见他走在街道上,一道倩影嗖的在他面前一晃,一下子挡住他的去路:“嘿嘿,这怎么了?低沉个头,像被煮了的螃蟹一样?”

“诗兰?”

吓一跳,秦石惊呼一声。

在他身前的倩影,不正是女贼:诗兰?

“鬼叫什么?姐姐我又不是鬼!”诗兰不悦的白一眼。

“咳咳……我宁愿碰见鬼,都不想碰见你啊!”

当然,这话是秦石心里所想,嘴上可不能这么说,怪前怪调道:“我说大小姐,您老不去找猎物,怎么又跑我这来了?”

“喂,你什么意思?姐姐这是知恩图报,来感激你得!”诗兰两手掐腰,嘟嘟个嘴道。

满头黑线,秦石在脑袋上抹一把:“感激?你不坑我,我就谢天谢地,回家烧高香了。”

“谁坑你?上次我偷你的戒指是不是还你了?”诗兰哼一声。

“那五百灵石呢?你是不是也还我?”

“凭什么?那五百灵石,可是你主动给我的啊,我又没和你要!”

诗兰理直气壮的说出一句,差点没把秦石气死的话:“你说你这么崇拜我,我要是再不收下,多不给你面子啊?是吧?”

“……”

一下子,秦石就不想和诗兰说话了。

他的歪理,在诗兰面前,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

“好啦好啦,别苦瓜个脸,我真是来感激你得。”诗兰笑着跳到秦石身边。

“呵呵,我怎么总感觉,你是觉得我像冤大头呢?”秦石无奈的摇下头,紧紧的环抱两臂,一副铁公鸡的模样:“这次,你别想骗我,本少可没钱!”

“不要钱。”

诗兰很自来熟的在旁边,一把勾住秦石的肩膀,标准的女汉子:“对了,上次没问你名字,你叫什么啊?”

“冤大头!我呸,秦石!”

被个大美女勾搭,秦石的血气沸腾,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哈哈,冤大头,以后我就叫你冤大头了。”诗兰笑着说完,身子使劲的转动下,微微隆起的小胸脯,就在秦石的两臂间摩擦。

一阵软绵绵的感觉,弄的秦石心里有些燥热,暗呼:“靠……这小丫头是想要我犯错啊,是在赤螺螺的诱惑。”

没看见秦石的异样,诗兰仍旧使劲的扭动身子,美丽的桃花眼一转:“对啦,本小姐决定,以后我就跟着你了。”

“跟着我?”

秦石心里一惊,炽烈的体温唰的降下来,推开诗兰朝后挪开好几步,斩钉截铁道:“不行!你跟我干嘛,好好做你的女贼去。”

让这女贼跟着自己?秦石除非疯了。

唰下,诗兰脸色一变,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石头哥哥……人家从小孤苦伶仃,这眼看就要入冬,如果你不收留我,我就要冻死街头,你舍得吗?”

“停,停,停!”

有些迷糊的抬起手,秦石赶紧拦住诗兰:“孤苦伶仃?你不和我说,你上有七十老奶,下有三岁小妹,十天没吃饭,这会怎么就孤苦伶仃了?”

“额……?”

“这话是我说的吗?你肯定是记错了。”一捋嘴角,诗兰一副小无赖的说句。

一顿暴汗,秦石狠狠的拍下脑门:“哦不,我就知道,我被骗了!”

对于诗兰,秦石是敬而远之,但是不管他去哪,这诗兰就是跟在后面,他彻底放弃,很认真的朝着诗兰,道:“你跟着我行,但你必须答应我,以后我说一,你不能二!”

“行,我三!”

“……”秦石再也不想和诗兰对话,转身进入炼药师协会。

进入炼药师协会,秦石叫诗兰在门口等他,这次诗兰倒是格外听话,乖巧的待在门口。

将秦石安顿给一个家的旁系弟子,秦石朝何岩所在的三层阁楼走去。

进入阁楼,秦石轻车熟路的走到二楼,现在他可是炼药师协会的老熟人,一些炼药师见到他都纷纷打招呼。

当然,这群人中,有一大部分都始终认为,秦石就是何岩的私生子。

在二楼,秦石找到何岩的房间,他尚未来得及敲门,只听房中传来‘噗’一声剧烈的爆鸣声,声音震耳欲聋,连楼阁都颤上几分。

“何岩前辈。”

听闻爆鸣,秦石愣了一下,赶忙冲进房中。

刚进房间,这可把秦石吓坏了,只见房间里乌烟瘴气,弥漫着滚滚狼烟,座椅横七竖八的翻飞在地,都已经被烧成焦炭,墙壁上更是如蛛的缺口,不堪入目。

在房间中央,有一口金色鼎炉,鼎炉内不断冒着青烟,青烟里充满沁人心脾的丹香。

见到这震惊的场面,秦石抹了把冷汗:“怪不得,人家都说炼药师是疯子……这是炼药吗?炼制火药啊?”

“哈哈,成了,成了,终于成了!”

这时,横七竖八的座椅动一下,何岩灰头土脸的顺着里面爬出来。

他爬起来,蓬头垢面,一脸黑漆漆的烟灰,看都没看秦石一眼,一步冲到中央的鼎炉前。在鼎炉前,他将脏兮兮的手在已经被烧焦的袍子上蹭咕一下,伸进鼎炉。

在鼎炉中捅咕捅咕后,这才满目激动,一下子收回手。

当他收回手,骄傲的伸到秦石面前,一下子将手掌翻开。

手掌翻开,一枚碧蓝色丹药正安静的放在其中,丹药上闪烁着水纹样子的特有纹路,释放着浓郁的清香。

“这就是化人丹?”

秦石大喜,一把抓过何岩手中的丹药。

“嗯,如假包换,四品中级丹药,我终于给练成了。”何岩比秦石更兴奋,对于炼药师来讲,是一种只有他们才能明白的荣耀。

舔下干裂的嘴唇,秦石在丹药上嗅一嗅。

这丹药很柔,淡淡的药香不是很浓烈,却像是水一样,利万物不争,沁人心脾。

“有这化人丹,就能知道神孕树果的所在,答应玉姐的事终于能做到了。”

心里有些小兴奋,秦石冲何岩深深的鞠上一躬:“何岩前辈,大恩不言谢,这化人丹晚辈记下了,有朝一日,定百倍偿还。”

何岩却摆摆手,否决道:“这事你不用谢我,能炼制出这种丹药,老朽要谢谢你才对,多亏了你的天阶水属性兽丹。”

秦石点下头,没再多说话,但这份恩情却铭记在心。

知恩图报,这道理秦石明白,毕竟谁也不欠谁。

秦石和何岩两人,真的算是有缘,当初在古城巧遇,后来又能在虹云城碰见。

一番寒暄,秦石犹豫下,道:“前辈,晚辈有一事,想要请求您。”

“嗯?小家伙,你的请求,一般可不是什么好事啊。”何岩愣一下,笑着抚摸下长须。

尴尬的抓下脑袋,秦石赶紧摇头:“这次不是,我要离开虹云城,我想何岩前辈在虹云城,能多帮助下家……毕竟,家对我知遇之恩。”

“你要走?”

何岩凝起眼问句。

“嗯,离家已久,该回去了。”秦石直言不讳的道。

“前辈,晚辈不会白让你帮家,只要你答应我,这些灵草,就归你!”犹豫下,秦石在空间戒指中一晃,掏出十株三阶灵草,每株都是,递给何岩。

见到灵草,何岩的眼睛一亮,这些灵草对他来说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小家伙,你怎么能弄来这么多三阶灵草?”

“嘿嘿,这个前辈不用管,只要你答应我,这都是你得!”秦石隐晦的笑一声,道:“况且我相信,只要前辈帮助家,家肯定不会亏待前辈!”

“呵呵,你小子,这是贿赂我啊。”

何岩无奈的摇下头,望着十株灵草终答应句:“成,看你小子诚意不小,老朽也贪污**一次,这十株灵草我收下了!”

开心的笑一声,秦石就没好意思说,这十株灵草只是他的九牛一毛。

收下灵草,何岩沉默一会,突然将空间戒指举起,一枚赤色的丹药在他手中浮现:“我就知道,这片天禁锢不住你这小家伙。”

“你要走,别说老朽抠门,这王灵丹就赠送于你,算是老朽的小小心意吧。”说完话,何岩将丹药递给秦石。

王灵丹?

-----------

中秋节欠更,今天开始补,马上要杀回古城,邪君第二个大高氵朝要开始了!尽请期待。(百度搜七书7qishu)

湖南省儿童医院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北京妇幼保健院西院
郴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看白癜风多少钱
潍坊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