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生活

南京日报求情公函的负能量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9-06-09 10:15:52
大腿根老是抽筋的疼
半夜睡觉小腿肌肉抽筋
小孩补钙什么牌子好

客观地说,作为事发地政府,和普通公民一样,可以为案件提出证据供法院裁决。令人不解的是,该地政府却直截了当发函为人犯求情,公然以行政干预司法,这不由让人对当地政府在案件中所扮角色产生怀疑,更让人觉得可怕。假如此案的发生与政府无关,政府有啥必要又是“研究”又是“发函”,甚至还要把对一个普通人犯的“慎重量刑”放到“维护社会稳定”的高度?假如此函是当地政府在为治下子民受到不公判决而仗义执言,那么,同为该地政府治下的另一子民被棒击致死,却没有受到“研究”、“发函”这样的高度重视,又当何解?

说“求情公函”可怕,是因为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地方政府官员至今缺乏基本的法治思维。这份函可不是个别官员假借政府名义的“杰作”,而是“经区委区政府研究”后,以区政府的名义、加盖政府大印发出的。读上去是那么地公事公办,理直气壮,似乎这一切都理所当然。殊不知以这种婉约方式对法院进行绵里藏针地“告诫”,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权力边界。虽然该地政府并没有直接干预法院的审判工作,但从信函的字里行间,我们依然能听到“特权”的画外音。

说“求情公函”可怕,还因为我们能看到一些地方政府胳膊朝“利”拐的行为。案件发生在太原市晋源区滨河西路南延工程拆迁过程中,负责拆迁的一家公司委托没有拆迁资质的武瑞军从事强拆,导致案件的发生。该区政府为啥发“求情函”,其中的微妙不言而明。本来政府的屁股应该是端端正正、不偏不倚的,即便在一些事情上可能难免有与个别群众利益冲突之处,但只要依规依法公平公正加以处理,屁股也不会坐歪。如果一事当前,先替自己考虑,先替为自己服务的团体或个人考虑,政府就会失信于民,损害政府形象。“求情公函”的负能量正在于此。假如当地法院采纳了这个“恳请”,重审量刑时“考量”了该信函的分量,那么,此函带给社会的副作用,远比强拆者棒杀村民案件本身可怕得多。(蒋维祥)

李健大学是什么专业

李小璐风波后首现身接甜馨放学全程看手机

白敬亭两部新剧即将来袭却都不是男主

李健大学是什么专业
李小璐风波后首现身接甜馨放学全程看手机
白敬亭两部新剧即将来袭却都不是男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