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体育

双枪将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7:48

童大江早年在西北军练过左右开弓的好枪法,是有名的“双枪将”。抗战爆发不久,他就回到了老家运河岸边的铜北。  台儿庄战役不久,徐州沦陷。运河两岸的城乡民众面对鬼子的“三光”政策没有屈服,以誓死不做亡国奴的坚定信念,纷纷组织起来,拿起刀枪,组成队伍,发展武装、开展敌后游击战,和日军进行军事对抗。  童大江家是铜北的大户,家中种有十几亩大烟,出于爱国之心,拿出部分卖大烟的钱,积极参加募捐慰劳前线将士等抗日活动。  第五战区游击总指挥部得知童大江在铜北很有声望,遂给以游击总指挥部特务总长的委任,要童大江组织地方农民武装,守土抗日。  童大江的弟弟童大海是中共地下党员,也趁此劝兄公开抗日,很快,童大江童大海兄弟拉起一支二百多人的抗日武装,号称运河游击队。  那天,在童家场地上,几十个队员在持枪练习瞄准和刺杀。童大江、童大海兄弟和几个领头的兄弟或坐或蹲围成一个圈在商议事。  童大海说:“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二百多人,根据抗日统一战线的要求,我们需要争取国民党地方武装联合抗日。我们的军队需要壮大力量,只有壮大了力量,小鬼子才不敢轻举妄动。”  有人说:“听说韦瞎子那里也就二百号人,如果我们两下里合在一块,人就多了。”  童大江站起身来,说:“我和韦瞎子是结拜兄弟,既然大家都是抗日,就应该联合起来,人多力量大嘛。”  童大海问:“大哥的意思是不是想和韦瞎子联合?韦瞎子是国民党员……”  童大江:“国民党怎么了?又不是所有国民党员都对共产党有成见的。再说,大家都是抗日,抗战就是一家嘛。”  童大海说:“大哥,你和韦瞎子能说上话,你就出面和他谈谈吧。”又说:“不过,我们的队伍和韦瞎子的队伍合在一起,和组织上说一声。”  童大江说:“你们汇报你们的,我不是共产党员,只能讲队伍的事。我觉得,说不说无所谓,为了抗日,我去拜访韦瞎子,我们和他们的队伍联合起来,组成一个苏鲁边区游击队。”说着,叫来警卫员:“牵马过来,我这就去拜访他。”  韦瞎子也是运河岸边的人,当年考入国民党西北军校,毕业后在张发奎部任见习排长,次年自动离队回乡买了20多亩地。1932年考入国民党江苏省警官学校,两年后被分配到江苏省保安团第三十八大队任中队长,驻防微山湖东岸。民国27年徐州沦陷后,韦部军心涣散纷纷逃跑,韦瞎子几乎成了光杆司令。徐州城沦陷,徐州周边的抗日形势发生很大变化,国民党在苏鲁豫皖边区组建了抗日游击队,韦瞎子为游击司令。他招兵买马,整编地方武装,很快形成一支颇有实力的抗日武装。  韦瞎子也看中了童大江的那二百号人,这天见童大江主动上门要求联合,便对童大江说:“还是自己弟兄,你既然看得起我这个当哥的,我也就求之不得了。不过,我们两支队伍合在一块,总得要有个总负责的,你看……  童大江明白韦瞎子的意思,马上说:“你来当司令,我跟你后面当个副手,如何?”  童大江比韦瞎子小13岁,韦瞎子眯着眼问:“这行么?你在那里是老大,你那些人愿意听我的吗?”  童大江道:“有我呢,大家都是为抗日,不会计较谁说了算的。”  韦瞎子笑了笑:“这样就委屈老弟了。”  童大江认真地说:“考虑到弟兄们的情绪,你当正的,我当个副的。”  韦瞎子上前拍拍童大江的肩膀:“那好,为兄就当这个家了,我是司令,你是副司令。你带来的人里,也分别担当点角色。”  童大江点点头:“就这么定了。”  韦瞎子:“嗯,那么队伍的名字就基本按你们说的,就叫苏鲁边区抗日游击队,不过,不如苏鲁边区抗日游击司令部好听些,大气,司令部,司令,副司令,那日本人一听,还不知咱多少人呢!你说呢?  童大江说:“只要是抗日这两个字在,其他都无所谓。”  就这样,童大江的二百来人的抗日武装与韦瞎子的二百来人的抗日武装合在了一块,取名“苏鲁边抗日游击司令部“,韦瞎子任司令,童大江任副司令,童大海任政训处长,韦瞎子手下一位得力干将杨茂林任参谋长。苏鲁边区游击队组建后,不断破袭铁路,打击敌人,有效地遏制了津浦铁路两侧地区的伪化。苏鲁边区抗日游击队很快发展到1000多人,活动在运河两岸。  1938年10月,苏鲁边区游击队受编为国民党徐州常备四旅七团。活动在江苏邳县一带。这时共产党正在邳县、睢宁一带组织抗日武装,并正式整编为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支队,公开打起八路军的旗帜进行抗日。  1939年初,日军调集两千人进攻徐州常备四旅七团,韦瞎子让童大江带领打头阵,让得力干将杨茂林在不老河南边的小塔山街里待命。不想,日军主力却将杨茂林率领的六、七百人紧紧咬住。杨茂林率部依托民房为掩护,与数倍敌人顽强战斗。  敌人一阵迫击炮后,民房不断被掀翻倒塌,杨部被炸死、砸死的很多,情况甚为惨烈。  战斗在凌晨打响,至上午十时,杨茂林指挥士兵打退鬼子几次进攻,已经有很大伤亡。  苦战几小时后,一个加强营六七百战士弹尽粮绝,几乎全部战死。  在时刻,杨茂林在胸部被打穿的情况下,拼尽力气砸坏了手中的机枪,没有给鬼子留下任何战利品。  此次战役,韦瞎子失去杨茂林这个坚实背膀,势力渐消,无法再与鬼子发生较大规模的战斗。  与此同时,童大江带着队伍在宿迁与日军打了一场恶战。  一个夕阳斜照的下午,骆马湖的湖水一片红波鳞鳞。童大江带着在宿迁被鬼子打散后收拢起来的四五百人的疲惫队伍,开进湖边一个大村镇。  团部设在一家财主大院。童大江躺在客厅躺椅上,闭目深思失败的惨景……  随从在身边给他打着扇子。这时,副官张林急急走进来向他报告:“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游击支队,已开到官湖一带,他们得知咱游击队给鬼子打散退到了官湖,为了挡住鬼子追击,他们把队伍拉到这一带,支援咱们来了。”  童大江陡地跳起,忙说:“张副官,快去联系,我早想投靠共产党了!越想这一战败得真窝囊!他韦瞎子把咱的游击旅七团放在前面打头阵,他们的游击旅八团放在后边。可鬼子来了个中间冲击,他们的八团未战就垮了。我是力收残部,才保住这几百人啊!”  第二天,陇海南进支队司令部热情接待童大江。  陇海南进支队首长客气地说:“久仰童团长有民族气节,有爱国心,我们八路军愿与贵部合作,一同打鬼子。”  童大江干脆地说:“为了抗日救国大业,我愿意将我带的队伍交给你们指挥。”又补充说:“不过,这支队伍中有二百人左右,包括重机枪两挺,82迫击炮一门,步枪二百多支,是属于我的。其余是韦瞎子的,韦是国民党,队伍散后,他去淮阴,向他的江苏省主席韩得勤请示汇报去了,要等他回来,才能决定他的队伍去留。”  不几天,韦瞎子从淮阴回来后,与童大江一起到陇海南进支队司令部。  韦瞎子抱歉地说:“敝人经过再三考虑,我决定还是带着我的长枪队回铜北。以后一定与贵军精诚团结,友好合作,共同抗日。”  童大江坚定地说:“韦兄,我们虽是结交,但人各有志。我愿跟共产党走!我再次宣布:我带领的队伍坚决留下,加入八路军南进游击队行列!”  韦瞎子苦笑着:“老弟抗战心切,那就随便吧。”  韦瞎子将部分队伍拉走,盘踞于不老河两岸。  不久,童大江的家乡派出了两位老乡代表,去请童大江回家乡组织抗日队伍。当时苏皖特委和陇海南进支队负责人,考虑到铜滕峄邳四县边境地方需要,同时也感到童大江回家乡闹革命更有所作为,就这样,童大江被委任为陇海南进支队驻铜滕峄邳四县边联办事处主任,重新组建运河抗日游击队,委任童大江为运河抗日游击队队长,童大海为运河抗日游击队政治委员。于是,童大江、童大海等12人,身穿灰色军衣,佩戴着“八路军”臂章,身负重任,离开了邳县,回到了铜北运河边,很快组建了以200多个臂章起家建立的独立营和辖有三个中队、一个手枪队约有300人的运河抗日游击队,在抗战的洪流中,像涓涓泉水滋润着大地,如滔滔的大运河奔涌向前。  1943年,盘踞在江苏西北部沛、丰两县的国民党“游击司令”冯子固与盘踞在徐州东北不老河两岸的国民党苏鲁边区游击司令韦瞎子,相互勾结,策划了类似春秋战国时晋国“假道于虞以伐虢”诡计,由冯子固出面当小丑,韦瞎子伪装“和事佬”演出了一出双簧戏。  冯子固派丛维三纵队近千人越过津浦铁路,扬言要去邳县北抗日,假道运河抗日游击队活动的地区。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丛维三的所谓假道抗日是假,企图占领运河抗日游击队的黄邱套抗日根据地是真。  丛维三部与韦瞎子部会合后,大有黑云压城、剑拔弩张之势。  童大江面临这种紧急而又复杂的局面,冷静分析了敌我双方的形势。  丛维三纵队兵力较多,北边又有张来余、孙茂墀,褚思杰、李瓜屋子、张元太、孙业洪等汉奸、土顽。他们企图南北夹击运河抗日游击队。  韦瞎子对运河抗日游击队控制地区虽垂涎三尺,但一心想保存实力,不肯出兵,妄图坐收渔人之利。几天过去了,看到运河抗日游击队严阵以待,黄邱套山区戒备森严,无隙可击。丛维三不敢越雷池一步,而韩、丛之间的矛盾却日益加深了。  韦瞎子占地盘心切,促使丛维三迅速出兵。  丛维三原来以为只要稍加威吓,就可逼迫运河抗日游击队让出地盘,以便他从中渔利,谁知运河抗日游击队不吃那一套。  韦、丛之间,你推我,我推你,都不肯先出兵,唯恐运河抗日游击队枪打出头鸟,损失了自己的实力。  韦瞎子不敢轻举妄动,眼看着军事威胁已不能达其目的,双方相持了20余天。  韦瞎子决定以“和事佬”的面目出现,企图在谈判桌上捞些油水。  一天,韦瞎子派人送给运河抗日游击队一封信,表示愿意出面调停。信上约定时间,地点在运河抗日游击队一连驻地南许阳,要求和运河抗日游击队领导见面。  童大海看完信,笑了:“果不出所料,现在我们怎么来接待他们呢?”  “热烈欢迎!”童大江说罢,亲自写了回信,约定见面时间,交给韦瞎子派来的交通员。  谁知,谈判的日期到了,韦瞎子又派人送来一封信,改约到他的部队驻地——桥头会谈。  对于韦瞎子这种出尔反尔、变幻无常的手法,大家都感到非常气愤。但是,为和平解决争端,童大江还是表示同意谈判。  按约定时间,童大江腰插手枪,带着一个警卫分队,来到了桥头。  谈判地点设在一所农家院落的正房里。  韦瞎子如临大敌,加岗加哨,戒备森严。  童大江如同诸葛亮出使东吴,“自居虎穴,稳如泰山,面对刀枪,从容自若”。  韦瞎子在院门口见到了童大江,立即堆起满脸笑容,表示了一番渴慕之情:“欢迎童队长光临,请屋里坐!”于是做了个让路的动作。童大江径直向后院堂屋走去。进屋坐下后,韦瞎子又是献茶,又是敬烟。  童大江不卑不亢,含笑静坐。  韦瞎子知道,童大江作为运河抗日游击队的领导人,原来有着抽大烟的嗜好,群众戏称他是“双枪将”。童大江有一把手枪,还有一杆烟枪。若是烟瘾犯了,就要吸上两口,才能提起精神。有时部队转移,他的烟瘾突然犯了,鼻涕眼泪流个不止,还需要战士抬着他走。童大江对此恶习也是深恶痛绝,很想戒掉。  韦瞎子有意刺激童大江的烟瘾,寒暄过后,韦瞎子让人上大烟让童大江抽,并说:“听说老弟现在有个怕角:就是连烟也不敢抽了,是怕影响带兵打仗啊?”  童大江明知韦瞎子在使激将法,但考虑为了大局,能让谈判成功,今天必须破这个例来震住韦瞎子,于是哈哈大笑道:“童某行走杀场,命都不要了,又几时怕过大烟?来两口,我奉陪!”遂接过烟枪抽起来。  韦瞎子见童大江毫不示弱,倒吸一口凉气,便拐弯抹角地说起来:“5年前,我答应了你们的提议,你我携手抗日。今天约你来,想请你让丛维三的纵队借黄邱套之路去北抗日,没想到你们运河抗日游击队却不让过去,这恐怕不是误会吧?”韦瞎子一下子引上了正题,想来个先发制人。  童大江没有回答,放下烟枪,手按了按腰间的手枪,那意思是:说下去。  韦瞎子干咳了两声,又慢慢说道:“丛维三此次东来,目的是去邳北抗日,希望贵军让出南北许阳、南涧溪等地,以免行军时发生误会。请支座考虑考虑,不要伤两家和气。”  童大江立即回敬说:“韦司令,丛维三原驻在丰、沛两县,那里并不是没有日本鬼子,为何不就地抗日,反而舍近求远呢?真是难以令人理解。退一步说,如果他真的去邳县抗日,我们当然也无权干涉。但是通往邳县的道路很多,不老河两岸也有路可走,为何非走南北许阳不可呢?”  韦瞎子顿时哑口无言,沉思半天才又说道:“不能这样说嘛,难道你不知道东边的形式很紧张吗?丛维三的部队是抗日军队,抗日军队在中国国土上不是哪里都可以走吗?不让抗日军队通过,这岂不是搞封建割据?”   共 718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遗精的发病因素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小孩子脸抽搐是癫痫发作的症状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