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养生

雷震八荒 第六百七十二章 、无心插柳之得

发布时间:2019-09-26 03:34:13

雷震八荒 第六百七十二章 、无心插柳之得

“当长老,如今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是否要向护卫队总部中报告,让他们在安宁城中替我们寻找呢!”万乾宗宗主马相文追问道。

“不用了,馨馨长老既然能抓到妖兽,证明她的实力非常强悍,若是她被人抓了,估计安宁城的护卫队也不敢去得罪那些人,如今之计,就只有等待了。”龟宝思量了一下,又讲道。

“对了,当长老,经过此役,您如今已经是安宁城中名气旺盛的大名人了,而且外面将当长老的法术传颂地非常神奇,说当长老一人将三大势力玩弄与鼓掌之中。

而且还施展了秘术金蝉脱壳,让众人又被当长老戏耍了一番,所以安宁城中的修士,乃至安宁谷修仙界的修士,一听到当长老的名字,显然都非常地崇敬啊。”霍临此时激动地称赞道,而且脸上还带着深深地崇敬的神情。

“是啊,当长老,由于你施展了那几十道天雷符,直接将筑基后期的修士轰成了重伤,确实为杏春阁的符箓做了一次非常好的宣传,你看外面那些络绎不绝的客人,就是冲着杏春阁的天雷符来的。”马相文也是一脸敬佩地讲道。

“呵呵,难怪在半个月之前,杏春阁也未见这种热闹的情景啊,如今看来倒是本长老无心插柳柳成荫了,而当日施展了那么多天雷符,也是实属无奈,不过后来也让本长老顺利逃离了。”龟宝也淡淡一笑,一副完全没有想到的样子,可是这些事情他都已经预计到了。

“如今杏春阁的天雷符等符箓,已经卖到脱销了,每天刻画多少张天雷符,就售卖出多少张,而且已经是让全部弟子在赶工了,所以这些天来,杏春阁的销售每天都增加了一番了。”霍临又喜悦地讲道。

“嗯,不仅如此,由于当长老的实力实在让众人叹服,也让万乾宗的名气增长了许多,而且还有许多修士不停地前来投靠,甚至还有一些高修为的筑基期修士,可是由于万乾宗实力低下,却不敢收入那么多弟子,于是也都婉言拒绝了。”马相文叹息一下,无奈地讲道。

“是啊,宗门若是没有高强修为的修士,的确很难镇得住那些前来投靠的筑基期修士,不过,我们万乾宗有的是灵石,倒是可以从一些稳妥的练气期修士开始培养起,再一次扩充万乾宗的低阶修士。

而且如今正是混乱的关键时期,切记不能胡乱招收那些修士,毕竟那些修士里面相信应该有一些是奸细的,万一泄露了杏春阁与万乾宗的秘密,那就有些不妥的。”龟宝点了点头,又说出了自己的担忧,讲道。

“这正是本宗主与各位弟子所担忧的,可是如今当长老回来了,是否可以让那些筑基期修士入宗呢?”马相文又无奈地问道,目的也就是想让龟宝压制他们。

“这个切勿着急,毕竟要让万乾宗光复壮大,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办到的,而对于招收宗门弟子,其实只要忠心的修士就可以了,也不用在乎修为的高低。

如今就算是本长老回来了,那也无济于事了,毕竟本长老不能再露面了,不然,一定会为万乾宗带来麻烦的,而且鬼刹门、骁兽谷、杀手暗盟的修士如今又对杏春阁虎视眈眈。

若是知道本长老还在万乾宗,一定会想方设法来寻找本长老的,甚至采取一些残忍的手段来胁迫、要挟本长老,所以为了万乾宗修士的安全,本长老在短时间内不宜露面,而且还必须采取一些非常规手段来应付。”龟宝又讲道。

“是啊,当长老说得没错,近鬼刹门与骁兽谷的修士也来过杏春阁中,并且还询问了当长老的行踪,而鬼刹门的修士甚至还很恼怒

雷震八荒  第六百七十二章 、无心插柳之得

,撂下了一句话,就恶狠狠地走。

而他们说会将鬼刹门被杀修士的那一笔血债,全部算在当长老的头上,而我们刚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后来去打听后才知道,原来鬼刹门的修士发生了意外。

就是那个来过杏春阁,又嚣张跋扈的粟姓筑基后期修士,连同十几位师弟,还有骁兽谷与安宁城中的一些修士,也都一起被人暗算灭杀了,而鬼刹门与骁兽谷还差点因为此事互相拼杀了起来。”霍临淡淡地讲道。

“呵呵,看来他们不找到本长老,是不会死心的,而那些实施偷袭灭杀粟姓修士等人的罪魁祸首,应该就是杀手暗盟的青衣鬼面人,因为只有他们才有这样的实力。

而且他们之前也被鬼刹门与骁兽谷联合起来追杀了,必定怀恨在心,又想要夺回那些鬼面暗杀令,所以痛下杀手,那也是有极大可能性的。”龟宝淡淡地讲道。

虽然龟宝看似在猜测,却是非常的肯定,只因他在青衣鬼面人的储物镯中,收刮到了许多物品,其中就有鬼刹门与骁兽谷修士的法器、功法等等,还有他交给鬼刹门粟姓修士的“荒十二号令”,所以龟宝才如此肯定了。

“对呀,想想也是,青衣鬼面人完全具备这样的动机,不过,这应该不关我们的事情,让他们去打生打死也更好,这样就能不缠着我们万乾宗了,而且我们还是将消息散布出去,不但可以减少了嫌疑,又能让他们拼斗起来,真是一举两得。”霍临又笑着讲道。

“霍师侄这一招真是不错,只是要非常隐秘,不能让人看出破绽。”龟宝点了点头,一脸赞许的神情,讲道。

“是,当长老,师侄马上着手去办理这些事情,呵呵。”霍临受到了龟宝的称赞,顿时一脸高兴,就回答道。

“当长老,如今风声如此紧迫,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马相文思量了一下,淡淡地问道。

“如今不宜有什么大的动作,还是与往常一样就行了,宗门弟子避免外出安宁城,而宗门也尽量不要回去,若是需要回去,便带着这枚隐身玉符好了。”龟宝淡淡地讲道,接着,从储物镯中取出了一枚白色的玉符,递给了马相文。

“隐身玉符?”马相文与霍临都惊讶地喊道,而他们只见过兽皮的隐身符,可是这隐身玉符的名头就更大了,却从未见过,甚至还非常好奇。

“是的,本长老就是靠这隐身玉符逃脱的,而为了避免被修士追踪,或是避免与宗门附近的六个门派起冲突,使用这隐身玉符进出宗门,那是适合的方式了,如今本长老想将这一枚隐身玉符交给宗主,方便宗主来回宗门与杏春阁之间。

然后本长老再想方设法,去刻画一些隐身玉符,交给宗门的各位重要的弟子,但是能否刻画成功,却还是未知之数了,毕竟本长老对于刻画符箓一道,根本没有那么精通了。”龟宝又淡淡地讲道,脸上尽是不确定的神色。

“很好,有了这隐身玉符,那本宗主返回宗门,也比较有把握了,更不用担忧被人追踪了。”马相文满脸皱纹,却向着笑开了花一样,喜悦地讲道。

“对了,当长老,还有一事没向您禀报,不知道当长老是否记得,在三年多之前,我们去拍卖会上购买了一块玉石,而且有个老头要向我们购买,可是被当长老拒绝了。

后面当长老临走的时候,就是拿出一些符箓,考验他能否刻画得出来,若是可以,就将玉石售卖给他,可惜那老头无法刻画,还给了一段时间让他刻画,可惜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而就在安宁城外那一次大战之后,杏春阁的符箓更加热销,而那老头也前来购买天雷符,无意之中遇到了我,所以他表示希望与当长老一起研究符箓,而且还将具体居住的地方告诉了师侄。

所以师侄说要等当长老回来之后,再做定夺,如今当长老已经回来了,您觉得应该如何打发那个老头呢?”霍临思量了一下,又讲道。

“霍师侄是说那个声音洪亮,头发蓬松的散修老头么,本长老还是记得的?”龟宝回忆了一下,又问道,而龟宝当时给他一段时间刻画,就是留有余地,如今他找上门来,那就正中下怀了。

“是的,正是那个老头。”霍临点了点头讲道。

“如今事情紧急,本长老又无法出面,一起研究符箓就免了,而他当初的目的是想购买玉石,但是时间过了三年多,估计他应该找到了想要的玉石了,所以我们的玉石对于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诱惑力了。

若是他想提升符箓的刻画水平,你就跟他说,让他效忠万乾宗,并答应为杏春阁刻画符箓,本宗将提供俸禄给他,如果他答应了,你直接将他带到刻画符箓的弟子那边,由他统领整个刻画符箓的部门。

然后,在将刻画符箓的玉简分三次交给他,让他专心刻画符箓,提升刻画符箓的水平,若是他不答应,那一切就都免谈了。”龟宝思量了一下,立即回答道。

“好的,当长老。”霍临点了点头,讲道。

“这个事情如此郑重,本宗主还是亲自去一趟了。”马相文思量了一下,也着重地讲道。

“那就有劳宗主了,对了,上次说的修复宗门千重星杀阵的材料,是否很难购买到呢?”龟宝恭敬地询问道。

“是的,那些修复材料价格昂贵,如今已经开始采购与预定了,而且也才准备了一些,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行。”马相文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就讲道。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咨询热线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再线咨询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咨询号码是多少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地址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的地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