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网络

重开地府 第十五章 有古怪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1:52

重开地府 第十五章 有古怪

自进门来一直表现得疯疯癫癫,整个儿一副收藏名家架势的老头这时忽地闭上了嘴,两眼灼热地盯着面前的香炉,一派全神贯注。

“难道有戏?这玩意儿真的会是价值连城的古代文物?”

张羽眼见如此,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些异样的心思。

抬头跟陈志对视一眼,对方脸上也是写满了不解。

老头就那么瞅着香炉,动也不动,像是雕塑般呆在原地,半晌过后,突然弯下身体,伸出双手,有些颤微地去触碰香炉。

就在这时,旁边的小李忽地缓过神来,一把抢过香炉,抱在怀中,猛地退后两步。

老头一愣,随即面皮发紫,破口大骂道:“小王八蛋,你敢!快给我放下。”

小李嘿嘿一笑,道:“老家伙,这东西是我们的,你着什么急?”

老头气的胸膛一阵起伏,呼呼长出两口气后,迈着步子就向小李冲去。

小李见状一笑,对着小蔡吹了个口哨,然后就将香炉直接扔了过去。

老头赶忙停下脚步,眼神随着香炉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正好落入小蔡笨拙的手中。

“给我抓紧了,小兔崽子,摔着了我要你好看!”老头眼见东西无恙,立马大骂起来。

小蔡手忙脚乱,好不容易地把东西拿稳了,才对着小李埋怨道:“别给我瞎扔,万一砸着了咋整?”

老头吹胡子瞪眼,在一旁不乐意地大声道:“砸到了那是你的福气,你那破脑袋能跟这比?”

陈志微微皱眉,有些不忿老头的语气,正想出面,却被张羽用眼神制止。

陈志心下有些疑惑,却见张羽主动上前,走到老头面前,故意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呵斥道:“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还不把东西放下来。”

小李撇了撇嘴,歪着身子,没有说话,小蔡却是狐疑地看了张羽一眼,然后将怀里的香炉抱得更紧了。

将两人动作神情收在眼底,张羽转过身,对老头一笑,说道:“老先生,我这两个朋友鲁莽了,真是抱歉啊。”

老头哼了一声,没有理会张羽。

张羽不以为意,接着话茬道:“刚才听您的意思,这东西似乎有点不一般?”

老头还是没有说话,抱着双臂,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老家伙知道个屁,你问了也白问。”小李咋咋呼呼,有些不爽,在一旁说话讽刺。

张羽悄悄点头,背着手朝小李竖了个大拇指。

“什么,我不懂?”老头忽地瞠目大喝,活脱脱像一个炸毛的猫,双眼圆瞪着面前的几人。

“看你疯疯癫癫,你能懂?”小李也不笨,刚才就是为了配合张羽演戏,才故意说话刺激老头,现在眼见老头上钩了,自然又加了把火。

老头气呼呼地走到张羽面前,伸出手指点着张羽鼻子,大声道:“在整个陕省,古玩这一行,我洛大忠还从没走眼过,我一辈子验过的东西比你们几辈子见过的还多!”

“得了吧,胡吹大气!”小李翻了翻白眼,不耐道。

“你不信,出去外面给我打听打听,整个陕省……”

“那你说说这个是什么玩意儿?”小李打断了滔滔不绝的洛老头,直奔主题问道。

“嘿嘿,这个东西。”说到这儿,洛老头眼神一转,扫了小蔡怀中的香炉一眼,而后语气一沉,道:“在我这儿价值千金,出了这个门,一文不值!”

听完这话,几人均是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只有抱着香炉的小蔡,满脸喜色,喜滋滋地冲过来,举着香炉,问道:“你说这个价值千金?真的假的?”

洛老头嘿嘿一笑,不再言语。

小蔡眉飞色舞,放下香炉在桌子上,冲到张羽身边,摇着他的肩膀,兴冲冲地说道:“发财了,咱们发财了,这回真是赚大了。”

张羽心中疑惑,刚想开口询问,眼角余光一扫,却察觉到洛老头手上的细微动作。

洛老头一只手搭在香炉上,另一手合指微捻,动作古怪之极,脸上却露出十分享受和惊讶的神情。

这一瞬间,张羽识海中蓦地一阵动荡,神鉴忽地自发出现,道道光华从上面射出,散在识海。

心神一摄,张羽灵识外放,阵阵念力从阴神中散出,逐渐笼罩住整个卿芳斋。

灵识在这一刻,宛如巨兽的触角,迅速地喷张,然而在接触到洛老头身周三尺地方时,忽地遇到阵阵阻力,顿时停滞不前。

与此同时,洛老头闪电般地睁开双眼,警觉地朝四周一阵扫视,面上神情凝重。

张羽微微侧目,收回灵识,阴神也落入元窍。

洛老头四处扫视一圈后,并没有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张羽,发现没有异状后,才轻轻放下手中的香炉。

“这个卿芳斋,果然十分古怪!”

张羽抬头,扫了一眼屋外,刚才他灵识外放,一共发现了两处不同寻常的气息,一个是站在面前的老头洛大忠,另外一股则隐匿在屋外某处角落。

刚才他之所以收回灵识,就是因为屋外那人不小心泄漏了气息,被屋内的洛大忠察觉到,引起警觉,出于保险,张羽这才没有继续探查,以免被对方感知到自己阴神的存在。

“看来如今的世界,并不只有自己一个人修有阴神!”

微微感叹,张羽幡然醒悟,原来这个世界除了真的存在鬼魂外,竟然也还真的有六识敏锐,修炼有道的术士,屋外藏匿的那人和面前的洛大忠,很显然就是避世的奇特存在。

“老头儿,那你说说这个到底值多少钱?”

张羽刚回过神来,就见小蔡已经开始同洛老头讲起价来。

“我刚不是说了么,这东西在我这儿千金难得,拿到外面去,一分钱都不值!”

小蔡对这个结果明显不满意,追问道:“那你说个具体的价来?”

洛老头听后毫不犹豫地伸出五个手指头。

“五……五……五千万!我的妈啊,这是要发啊!”小蔡被对方开出的价格吓到了,语气颤颤巍巍,哆嗦着重复道。

张羽听到小蔡的话后面皮一颤,感觉自己的小心脏也猛地一阵急剧跳动。

“放屁!”洛老头没好气地瞪了小蔡一眼。

“那是五百万,也不错嘛。”小蔡先是一愣,接着点了点头。

洛老头这回没骂人,而是伸手一指门口,嘴里吐出一个字:“滚!”

“总不能五十万吧,也太低了点。”小蔡满脸不高兴。

洛老头的手指朝向门口,仍然没有放下来。

“那你说是多少?”小蔡总算停止了不切实际的幻想,沮丧地问了一句。

洛老头这才不缓不急地抬起头,说道:“五万块钱,一锤子买卖。”

小蔡见状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旁跟着他一颗心大起大落的小李先跳出来不干了:“老头,你坑人是吧,刚才说价值千金,现在只说给五万块……”

老头一声冷笑,不耐烦地打断:“给你五万块,是我个人看中了炉子,出去别家,就这个烂的没边的玩意儿,给你五十块,你就烧高香了!”

小李不甘心,继续道:“这可是金的……”

“滚,半边都绿了,赤铜打的,还说是金!”

眼见小李还准备胡搅蛮缠,洛老头却是转过头,眼神落在张羽身上:“一句话,卖还是不卖?”

以洛老头的眼力劲儿

,很早就看出来了,几人中明显是张羽说了算,现在这情况,摆明了不想跟小李还有小蔡两个跟班的磨嘴皮子,直接找张羽问结果来了。

张羽瞅了瞅那桌上的破烂炉子,分明记得昨天夜里自己阴神出窍,在用灵识查探时,除了一点残余的香火之气,并没有从那炉子上感受到什么特殊的阴阳之气。

可现在眼前这古怪的老头儿,看似对香炉心不在焉,兴趣不大,可张羽从他刚才的小动作,能明显感觉到,这东西对老家伙吸引力巨大,老头儿对香炉可谓是志在必得,可碍于规矩,老头儿又不好对这破铜烂铁开出高价,免得让人以为这炉子是异宝,不愿意出售。

因而眼下,老头儿看似毫不在意,实则心里也是像猫抓似的心痒难耐,急于得到。

看穿了这一点,张羽有心吊吊对方的胃口,盘算着是不是还能从老头儿身上多搜刮点儿什么来,可就在这时,门口忽地进来一个人,直接开口道:“这东西我收了,给你十万!”

(有书友留言说我太监了,惭愧惭愧,工作忙,忘了更新,这么点字数也谈不上太监,对吧?)

贺州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青岛治疗癫痫病医院
玉溪牛皮癣医院
贺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青岛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