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网络

都市超级小医圣 第六十四章 初吻丧失

发布时间:2019-09-26 00:32:45

都市超级小医圣 第六十四章 初吻丧失

“姐姐,你干嘛害羞啊?我觉得哥哥蛮好的。我要是能有这样的姐夫,我会很高兴的。”

殷雨霖对凌宇的崇拜已经超越了天际,在她的少女芳心之中,凌宇就是这世上真实存在的英雄,甚至是……神!

“小妮子,再敢胡说,我撕烂你的嘴!”殷雨柔的脸红得就跟刷了一层红漆似的,两颊烧得厉害,芳心更是羞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是说说叔叔的病吧,凌宇,你真的有办法治愈叔叔的顽疾吗?”张倩倩赶紧提殷雨柔解围,岔开了话题。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落在了凌宇的身上,对他充满了期待。

殷同德笑道:“凌宇,我这病只要有药,一时半会就死不掉。今天你帮我们家解决了的难题,把我一家从危亡的边缘拉了回来,我们全家上下已经是感激不尽。至于我的病,算了吧,不劳你操心了,这病多少名医圣手都束手无策的。”

“叔叔,能不能先让我给你号号脉?”凌宇笑道。

“你真的懂医术啊?”殷同德很吃惊的看着凌宇,在此之前,他都以为凌宇是在吹牛,没想到凌宇还真的懂医术。

“叔叔,凌宇很厉害的。”张倩倩道。

殷同德把手腕伸了过去,凌宇的手落在了他的脉搏上。约莫三十秒之后,凌宇便将手撤了回来。

“怎么样?”

众人见凌宇笑而不语,便都纷纷问了起来。

凌宇笑道:“不过是些血管类的疾病,并不是什么难以治愈的顽疾。”

谭美珍讶声道:“凌宇,你还真有两小子啊。我们家老殷生的就是血管类的疾病,血管越来越硬,而且堵塞也很严重。如果没有那种药吃,情况就会迅速急转直下。就是有那种药,情况也是越来越差。是药三分毒,长期服用,肯定会有副作用的。”

有些情况,殷同德不知道,谭美珍很清楚。

去年谭美珍陪殷同德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专家已经说过了,按照殷同德的血管状况,即便是有药吃,也至多还能活五年。

这个情况,谭美珍一直藏在心里,没有跟任何人说。这已经过去快要两年了。按照的打算,殷同德也就只能再活三年左右。

心念及此,谭美珍不由得红了眼睛,强忍着在目眶里打转的泪水,不让自己哭出来。

“妈,您这是怎么了?”

殷雨柔赶紧去抓着谭美珍的手,却发现谭美珍的手冰冷异常。

“妈,您是不是不舒服啊?手怎么那么凉啊?”

“妈没事。”谭美珍摇了摇头,“我是为你爸担心,他是咱们家的顶梁柱啊,咱们家不能没有他。”

殷同德叹息道:“美珍,其实你不说,我也清楚,我是没多少时间可活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比任何人都更清楚。不过现在好了,我就算是现在死了,也无牵挂了。家里的麻烦事解决了。就算是没有那笔钱,留下的几处房产变卖掉,也够你们母女三个舒舒服服过一辈子的。”

“我宁愿一辈子啃窝头,也不愿意家里少个人。老殷,人定胜天,你可不能自己放弃啊!”

谭美珍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都市超级小医圣  第六十四章 初吻丧失

。她这一哭,殷雨柔姐妹也都跟着哭了。

殷同德看着这母女三人哭得如此伤心断肠,一时间悲从心里,不禁老泪纵横。

他虽然还没死,但此刻的气氛却和生离死别没有多大差别。或许在他弥留之际,就是这样的情景吧。

“喂喂喂,你们这是干嘛啊?我不是说了嘛,治好不难。你们怎么反而哭了?”凌宇忍不住问道。

殷雨柔道:“凌宇,你不吹牛会死吗?人家多少专家都诊断过了,束手无策,你的医术能比那些专家强吗?”

凌宇道:“他们跟我比,怕是连给我提鞋都不配!我现在就把话撂这儿了,你爸爸这病,要想治愈不难。不过我看你们每一个相信我的,我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你们哭吧,我走了。告辞!”

凌宇起身离开,还没走出殷家的大门,殷雨柔已经追了出来,一把拉住了他。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说走就走!”

凌宇道:“你们一家几口子抱在一起痛哭,跟哭丧似的,我留下来干嘛?你们都不信任我,我不是不知道。”

殷雨柔道:“你跟我回去吧。死马当活马医,现在也就只能让你试试了。”

凌宇撇了撇嘴,“我不是你的夜壶,用的时候拿出来,不用的时候丢床底去。想要小爷回去,你得拿出点诚意来!”

“你……你要什么诚意?”殷雨柔问道。

凌宇笑道:“亲我一口。”

“不可能!”殷雨柔断然拒绝。

凌宇笑道:“那就算了。我还是走吧。你都肯给楚云飞那畜生吹喇叭,却连亲我一下都不肯。唉,看来人行于世,还是得坏一点啊。瞧瞧你是怎么对待你家的救命恩人的,真令人寒心哟!”

凌宇一甩胳膊,便挣脱了殷雨柔的手。刚迈出一步,眼前身影一闪,殷雨柔又拦住了他。

“我、我答应你的无理要求,不过就这一次,你别想有第二次!”

凌宇嘿嘿笑道:“这可不一定,说不定你以为主动强吻我呢。”

“你想得美!”

殷雨柔上前一步,蜻蜓点水地在凌宇的脸上吻了一下。

“你这也太敷衍了吧!算了算了,我还是走吧!”

凌宇还没来得及迈步,殷雨柔已经抱住了他,奉上了火热的吻。凌宇也在同时把她抱紧,二人这一吻居然吻了有半分钟之久。

“姐姐!你们在干什么啊!好羞羞啊!”

殷雨霖的声音传来,殷雨柔才把凌宇给推开,她的初吻就这么丧失了。

“你答应我的,赶紧进去!”

语罢,殷雨柔便低着头跑走了。

凌宇转过身来,慢吞吞地走回了屋里。

殷同德一家已经回到了客厅里,坐在那里等着凌宇。

“凌宇,你要是真有办法治我爸爸的病,那就请你出手救治。如果没有办法,你也直说,没有人会怪你的。”殷雨柔的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吉林性病
吉林性病医院
吉林性病医院费用
吉林性病医院哪家好
吉林性病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