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宜宾信息港 > 汽车

孩子怎样画画才算好照片

发布时间:2020-03-27 12:37:34

大人的指点对孩子来说很重要,这不是说我们比孩子们聪明,但我们肯定知道得比他们多,由于我们年纪比他们大,经历要比他们丰富,因此孩子要靠我们的指点才会养成很好的浏览习惯,这是很重要的。

除了基础读本以外什么都不读,只会走入死胡同。所以做父母的有必要带小孩去图书馆。对许多家庭而言, 去图书馆 这个活动已不存在了。随着络购物的兴起,上订购书籍的孩子愈来愈多。虽然值得欣喜与鼓励,但意义却大不相同。上图书馆是为了建立孩子们的价值观;置身于酷爱浏览的人群中对孩子们是很有好处的。在络上不可能进行的阅读和发现,可以在图书馆做到;孩子们还可以和各个年龄层的人互动,而不只是开启电子信箱里的包裹。如果有人对每星期都上图书馆的孩子说 现在早就没人要看书了 ,他会知道这不是事实。他会想:你认识的人也许没有一个爱看书,但我知道你错了。近来,看书的孩子总是遭到同学的嘲笑,要克服环绕在孩子们四周的冷漠与不关心,的办法就是带他们到将 知识、热忱,和阅读的喜悦 视为天经地义的地方。图书馆就是的出发点。

不过可别以为把孩子带进图书馆就可以交差了事,我们还必须提供引导服务才行。某日,我带全班到学校的图书馆,恰好碰上大约20多名五年级学生吵吵闹闹地进来。我抬头一看,发现没有人指点他们。那群学生在图书馆待了大概半小时。有些人跑去上,阅读一些和浏览毫无关系的站,有的则跟朋友聊天,还有些则在无人监督或指点之下随意找书看。那些孩子错失了大好机会,他们本来可以找到开启浏览乐趣的书本。通常,当那些孩子们回到教室时,借阅的书不是已经读过的,就是甚么书也没借。而这时老师可能还在上讲个不停呢!学生什么都没学到,但是课程表却记录着这些孩子已去过图书馆了。

帮孩子挑选好书的方法很多。当然,简单的方法是分享你自己爱读的书,继续享受这份阅读的乐趣。不过在这样的进程中,我们可能又会蹋入另一个误区: 读文学作品的基础节录本就足够了! 许多出版读物的公司也会无凭无据地宣称,由于教材各章节已节录了写作范例,所以学生没有读完整本书的必要。

就在去年,我亲眼目睹了这类策略所造成的结果。本校使用的教材节录了《安妮日记》,某位老师知道《安妮日记》是一部重要作品,因而把书发给全班学生,要他们在寒假期间阅读,并准备在开学时接受测验。他的立意很好,结果却是灾害一场。缘由是学生年纪太小,根本看不懂这本书。而且老师也没有说明故事背景 这些孩子都没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们乃至连荷兰在地图上甚么位置都找不到。面对如 BBC 与 月经 这样看上去难以理解的缩写和单词,连该班用功的几个学生也不能不打退堂鼓。这些学生后来由我来带,当他们听说我的浏览书单上也有《安妮日记》时,叫苦连天。 基础读本 、 盲目的善意 、 指导不足 3者加在一起时可能发生的结果就是:孩子们不但不欣赏这本陈述历史的作品,乃至心生厌恶!所幸在我的耐心指点下,孩子们一改对该书的观感,并开始明白安妮的故事何以永垂不朽。但是,要是他们初接触这部重要作品时,就能得到富有意义的指点,整件事情会更美满。

我们学校的学生不善于浏览,也不喜欢浏览。本书写作期间所公布的美国标准化测验结果显示,我们学校有78%的拉丁裔学童浏览能力不足。但请相信我,绝大多数的儿童都有学习浏览的能力。虽然没有人会承认,但造成这些孩子停留在文盲阶段的,是一桩 宣传平庸 的组织性诡计。强大的 平庸权势 串联起来,让有能力的孩子没法通过学习爱上浏览。这些权势包括电视、电玩、劣质的教学、贫困、破裂的家庭,和普遍欠缺的成人指点。

在一场教职员发展会议中,一名老师的演说让我惊讶。她只用拇指和食指高高 夹 起1本大部头的书 好像这书是坨粪便。 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学生不想浏览1本又大又厚的书 而她拿起的那本大部头著作是约翰 斯坦贝克(John Steinbeck)的《愤怒的葡萄》(The Grapes of Wrath) 一部由诺贝尔奖得主所著,并曾赢得普利策奖的杰作

为何要浏览呢? 一般来说,现在的学校看不见浏览的理由。他们的浏览目标千篇一律地以流畅度、理解力,以及其他必要但无聊到制造反效果的目的为教学重点。我从没在学校的重要浏览目标上看见 乐趣 、 热忱 、 引人入胜 等字眼。这些才是应当列入的目的,是人们浏览的理由,而我们对这个事实却视而不见。

在我们班,5年级的学生们自己设计了一份只有三个问题的浏览测验。据他们表示,这份浏览能力测验卷的结果比那些专业人员所设计的更准确。

1.你是不是曾由于老师教得很无聊又很想看完手上正看到一半的书,而在上课时偷看藏在桌子底下的书?

2.你是不是曾由于边吃饭边看书而被骂?

3.你是不是曾在睡觉时间偷偷躲在棉被下看书?

学生和我一起哈哈大笑,这真是个可爱又有趣的测验卷。凡是以上3个问题都答 是 的孩子,注定一辈子爱看书。

我要我的学生爱上浏览。浏览不是1门科目,它是生活的基石,是所有和世界接轨的人们乐此不疲的一项活动。要让在当今这个世界长大的孩子相信这个事实常常是极其困难的,但并不是不可能。从重要性来衡量,这样的努力是值得的。要让孩子在长大后成为与众不同的成人 能斟酌他人观点、心胸开阔、具有和他人讨论伟大想法的能力 酷爱浏览是一个必要的基础。

我们在某个星期六浏览黑人剧作家韩丝 贝莉(Lorraine Hansberry)的经典作品《日光下的葡萄干》(A Raisin in the Sun)。读到几行时,许多学生发出欣赏杰作后的那种既喜悦又满足的赞叹。但14岁的路易斯却在座位上默默掉泪。他强忍住啜泣时,没有人嘲笑他。等他恢复了平静,我问他这出戏为什么深深打动了他,他的回答很简单: 我哭,是因为它描写的就是我们家的故事。

他爱好浏览。他建立联结。他能理解。他具有解析伟大作品和将之与本身经验联结的能力。多年后,学生们读的作品很可能就是出自路易斯之手。如果我们不畏缩,就可能培养出更多像路易斯这样的学生。

身为父母和师长的我们必须谨记,即便置身在这样的文化当中,培养孩子毕生浏览习惯的可能性仍是存在的。我教过的学生当中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但是,在这个属于有线电视、DVD、电玩,和络的时期,要达成这项目标其实不容易。

但是我相信:热爱浏览的孩子将具有更美好的人生。浏览评估可以从标准化的测验分数开始,但我们终究必须用孩子们在发自内心浏览时发出多少笑声和留下多少泪水来衡量他们的浏览能力。笑声和泪水可能不会列在各州的浏览标准上,却是第56号教室的标准。这些孩子们将毕生浏览,为人生而读。

月经量多吃点什么补
运动损伤包括扭伤拉伤吗
两肋胀痛是怎么治疗
尿路感染服什么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